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太远了,天黑了,今晚在这里睡觉吧…” 我晚上九点就突然出现在一个凉山偏远家的门口,幸好他们的狗是拦着的,从围绕着我的黢黑的深夜只听到了嘡嘡的链条的声音。我去了参加朋友的“尼木从毕”仪式,他的哥哥几天前过世了。

我做了个陌生人,到陌生人的家。他也看不清楚我的脸,他还是对我这么超热情。我每次很感动,同时问问自己:在欧洲或者美洲如果陌生人深夜时到别人家的门口会怎么样?我每次回答:家的主人肯定会在他的身上“签字”,或者“画地图”。脖子上。用刀。

那天晚上我没有住下,走了五公里的路,啥都看不见。以前我来过几次,所以用了很多想象力才能到。路过有彩色的小门的房子我就知道没走错路。几十分钟之后我就到了杰克的故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