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1968年8月21号,布拉格之春…2015年同样的一天天气还是凉爽,我就穿了彝族服装去逛布拉格的一些景点:瓦茨拉夫广场、老城广场、查理大桥、布拉格城堡…路人的反应一般是“惊讶”的表情,中国的游客以为这是传统的捷克的服装。我在凉山发誓了我会把诺苏文化待到所有的世界…Well...我可能这一辈子去不了世界上的所有的国家,但我去的地方,Nosu的灵魂会跟着我…第一站当然是我美丽的家乡…

“我是生在山里所以没有恐高,我是穿着碎片长大的所以不怕冷,我是吃着毒药长大的所以不怕喝酒,我是不会变色的石头所以哪里都可以存在,天是我的被子地是我的床,所以我哪里都可以睡,所以未来的天空之城是属于我的。”(Jjike Hxabbu)

“我是生在我国家首都里,我还是经历过恐高,我是穿最好的衣服,所以有点怕冷,但比热好一点…我吃过最奢侈的东西,所以我还是怕毒药,我是个会变色的石头,所以有可能有些地方我存在不太合适。我原来以为我房子的床就是我唯一的创,有好多的各种个样的被子。我睡的地方我会好好考虑。我不相信有东西叫天空之城,所以不可能是属于我的。但我肯定两件事。第一:我无法像“他们”看不起山里的人,我佩服他们。第二:因为对这个文明太失望,我这个被溺爱被宠坏的孩子愿意退到山里去住… 有一个聪明的人说:‘把城市拉到山里喂狗吃!’” (Jan)

有些纹身人家搞不懂…但弄什么样的纹身比较好呢?我有三个想法:图案必须是极简的,不然的话很俗。去我想去一个地方叫Tokelau的话,腕子上打算纹一个简单的小船。不能看见的地方打算纹吉克毕摩祖先刻的岩画:彝族最原始的文化的痕迹。因为纹身毕竟是一种痕迹,但它没有独特的内涵的话,也没啥意思。第三个是在缅甸Hsipaw的“Little Bagan”看到一种东西(不告诉你们是啥)。计划就如此,问题是敢不敢纹…😈


这一年之内,我总共考察了中国西南的22座土司衙门,16为彝族土司,3为蒙古族土司,1为纳西族土司,两个的待考。朋友说我像Lara Croft…找到了而是个图腾,可以level up。我说我根本不是差点裸体跑来跑去凉山,云南和贵州。我也没有她胸部那么发达,但确实我跳跟她一样高一样远!


这条路上我遇到了很多问题,但也遇到了很多好人帮我来解决。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又认识了自己多一点。谢谢你们,很巧碰到的陌生人,大部分是你们的功劳!


利利自莫

煖带密土千户衙

邛部宣抚司

河东长官司

河西抚夷司

岭土司

阿都副长官司

沐川长官司

平夷司长官司

嘎哈土司

千万贯长官司

安土司(石门关)

右所土千户

中所土千户

左所土千户

沙马宣抚司

木府

那楼长官司

大屯

凤家土官衙门遗址

者保土百户


烦冤与平衡

一个人在路上有时候会孤独…但当一个该死的老外在中国,还有“不属于这儿”的那种感觉。到不开发的小地方,全部的一街人会说我,每一秒钟听得到“老外”这个词,还笑着我…这样我有时候很累,也会觉得十分烦冤。孤独,累和烦冤时,我确实会讨厌这个地方。讨厌中国,讨厌中国人…比如今天我烦冤写下来了这几句很难看的话:

“中华民族是一种狡猾的,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方向的民族。因找不到自己的根,故得偷过来世界各个地方的身份而宣布是他们自己的反映…加上,中华民族有所谓的‘苏联情节’,他们以为所有的世界讨厌他们,于是不停地欺负他们,所以他们必须不停地显示硬实力给全世界看。”

(捷克语的原文:“Číňané jsou ulisný národ bez vlastní identity, kterou tak musejí krást všude, kde je to jenom možné... A k tomu mají ještě "sovětský" komplex, že je celý svět šikanuje a oni proto neustále musejí ukazovat svou sílu.”)

但之后…之后我突然找到了那家小小的茶馆儿…我有时候想其实这些地方不停地找到我,不是我找到它们。会理县城的古城小巷33号。我在会理的时间很短,因为晚上还得去会东县…我路过这家小茶馆,里面的人刚好开始对唱,先是女的唱大概十秒钟的部分,男的接着…这样会一直轮流换来换去。我到的时候,刚好是茶馆的女老板(看图)和一个很有魅力的男的玩儿这个游戏。听到这个很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害羞着靠近茶馆的们,听着…

里面的人看到我之后马上拉我进去,给我一杯茶喝,很开朗的老头儿还用扇子让我这样热的一天舒服一点。“今天好热,这样好一点吧”,他笑着说…他们都很想照相,我拍照之后给他们诺言会把照片洗出来寄给他们。他们都十分开心。我在那边待了半个小时,录了半个小时的声音,然后得失陪,因为离开会理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们老年人天天在这儿这样耍,你有时间再来吧,我们都欢迎你!” 一个茶友告别时跟我说…

我的烦恼突然没了,我突然充满了力气,一点都不累。这样的开心的时光让我像电池“充电”…人的身体确实百分之八十来自精神状态,而精神状态来自每天吸收的冲力…但吸收对的冲力需要对的精神状态。真的是一种不停地旋转的盘旋,找平衡很难。但那在小茶馆儿坐着的时刻,这就叫平衡。谢谢你们,我不会忘记!

攀枝花这个地方…到处都有芒果,到处都有煤矿…我觉得这种combination好可怕。更奇怪的是,我对这座城市很有感情…大概九年前我和我朋友“其他Jan”从丽江来了这里。对我们俩印象很深刻。通过无法讲美丽的风景,终于到了这个是分差的地方。到了一个小饭馆之后,看了他们的菜单,因为有些英语(当时本人一词汉语都不会讲)。但那个英语相当于网民特别喜欢的“干蔬菜=Fuck vegetables”那么搞笑…那时候攀枝花(因为不会汉语,而不认识拼音,我们用捷克语的发音而读这个地名)被选“中国十座最脏的城市”之一…现在,九年过了,攀枝花的环境应该好多了。但我还是把攀枝花看用原来的label,没得法…今天拍了两张照片,用WhatsApp给“其他Jan”(刚好想好了他的中文名字,我要叫他“曹达叶”,别问为什么)说:“我到了攀枝花(还是用过原来不认拼音的发音),你下个月来,咱们俩可以去煤炭芒果王国玩儿一趟…”


烂袜儿说了“柯扬不写Lofter了”提醒我写Lofter的重要性。虽然这几个星期有过“创意停顿”,但确实写Lofter是一种必须得坚持的事情。今天一来,回到“一天一篇”的政策。

我这几天在云南的元谋,武定和禄劝县考察。要讲的当然是环保…在禄劝目睹过一件事让我好伤心。一家人,应该是妈妈和她的两个儿子做了车。车开了之后,大儿子把塑料瓶子从窗户扔出去。他的弟弟,几乎五六十的小男孩儿也把自己还没喝完的瓶子扔出去,向他的哥哥很开心地学习。他们俩的母亲见过所有的过程笑了。这么简单,这么快…后来这种习惯很难改变。接着,我在我的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的一条(照片为这篇Lofter文章的照片):

“这次在山里捡垃圾还是有收获…因为很多人没有环保意识,懂环保的人得主动,不能被动。爱徒步的小伙伴们,除了带走自己的垃圾,多多捡几个塑料袋,塑料的瓶子。它们也不重,算是小事情,但对大自然的好影响挺大的。你们喜欢去大自然玩儿,这样就可以对大自然表示感谢和尊敬。”

有一个上海朋友(微信名为“younger”)留了言:“我已经好几年跟你一样…我的小儿子也快就学会了。”孩子们学东西特快,长大之后很难忘记他们小时候学会的模式。” younger的信息让我特别开心!所以现在伤心vs.开心就是1:1…最后谁要赢,都是你们的选择…

(写明信片去了,还得写而是多张)

我朋友叫他们“英语水蛭”。我刚才遇到过一只。跟老师去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开始说比较好的英语。说了他得开始什么什么,完全忽略我跟我老师在讲话中。我很委婉地跟他说,我不是英语老师,英语也不是我的母语,所以他最好找别人帮忙…


第二天,我去了学生食堂吃饭。吃完饭之后刚好朋友电话来了。突然,水蛭又来了,完全忽略我在通电过程中。挂电话之后,如下的对话开始了:


水蛭:我想练习我的英语。

老外:不好意思,但我现在有点忙。

水蛭:哦,我希望我不打扰你…

老外:你明明就打扰我,我只是用了比较委婉的方式跟你说…对吧。

水蛭:哦…


(沉默)


水蛭:但起码可以练习英语,你现在有空吗?

老外:英语不是我母语,我不是英语老师,明明的没有空,再见。


(走回家了,开始忙我的事)


我的老天呐,这个是什么样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多中国朋友把外国人当成一个工具。“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你可以帮我学英语…”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说这句话的人很明显完全不感兴趣老外是什么样的人,他只想利用和剥削他的语言“资源”。这个是有中国特色的友谊吗?No thanx! 我从来都没有利用我的中国朋友语言知识和能力。我是交朋友为了交朋友,而不是交朋友为了得到各种个样的好处。还好我的那么多中国朋友不是这样子。其他的,拜托你们,请别找该死的捷克人学英语…


这段时间,特别是在山里徒步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太好听的道理。中国爱国主义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恨日本。爱就是恨。好神奇吧!这两个情绪本来就很近,而且并不是两个相反的情感…爱国就针对国外,而经常忽略国内…我看到领导在自然保护区随便丢垃圾,不得已而为之问:“你这样‘重视’环保,到底爱不爱自己的国家”?


一棵树

一只狼

两个哥们儿

四只眼睛

五栋房子

十家人

二十头牦牛

一百匹马

三百多只羊

一只喜欢飞的柯扬

几十只彩色的鸟

五百多来挖玛瑙的怪人

万万个石头

三百亿的野菜

无数的星星

三首歌

一丝风

一些怀念

都挂在悬崖上面

都在一起失着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