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有一次网上碰到一篇文章,题目为“做生意的毕摩”。我被这篇中文启发,加上我看过杨蕊拍的《毕摩纪》很了不起的一部纪录片,当时在香港弄了一个关于毕摩各个现代角色的博士论文项目 (自己以为是很棒的计,导师也这样认为),想进去香港大学的人类学系读博。结果失败了,我的申请没有通过第一轮,导师无法帮我。后果更严重。。。当时我跟女朋友说好了。考进去两个人在香港,靠不进去无法在一起,就做唯一的理性的选择:分手。。。我爱凉山比韩国多得多,这就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凉山离韩国好远,反正本人也不想在韩国呆着。实在没办法。

这样我就会实现我的梦想:一个人去大凉山学彝语(圣扎方言)。实现了。顺便我打算一年定居在西昌,多多探索神秘的大小凉山。虽然被好多次冠以“间谍”,但这些也不会破坏对凉山和它的诺苏彝族、汉族、藏族、回族等居民的感情。

翻山越岭我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也认识了些敌人。我最好的朋友是美姑吉克家的毕摩。通过他的介绍我懂了很多东西!想起我一年半之前弄过的项目,我对毕摩教和毕摩文化得到了一些新的了解。。。

“做生意的毕摩”文章里面提过毕摩教是一种迷信,毕摩利用这种迷信为了赚大钱。我不同意,我觉得毕摩教是一种天然的科学。但跑到凉山各个地方,我发现了现在有很多假的毕摩。曾经没有人敢这样,因为毕摩是一种特殊的职位,经常跟各种各样的神接触。这样的现象也是社会变化的带标识之一。而且没想到有那么多。

结论呢?第一,如果我被拒绝的项目将来还打算用的话,会加一个毕摩的种类:“假的毕摩”。我也意识到我的项目比我原来想象还难。第二,人和他周边的东西不停地变。而且年龄越大,人和他周边的东西变得越快。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