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最近的这几个星期我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对,我热爱凉山。对,我热爱彝族。对,我热爱彝族文化和他们神秘的世界…但是从上海回来到现在,我就是不停地认识一些西昌新朋友,发现了一些西昌超巴适的地方。Duane、 Lyla、秀秀、小雷(曾经认识,但现在才深入的了解这个很棒的女汉子)、Coffee、RootsBar等等…我就意识到了我这个八个月我远离了我习惯的生活…后来的距离造成了很多心里心外的问题…

像一个坐木筏的人想渡过太平洋,到了四分之一,猛烈暴风雨中失去他的舟楫,把罗盘弄坏了。舟楫没有是意识到的,但罗盘坏了没有意识到。后来有一座海岛上有唯一个人,唯一个外面的朋友。你就让她当你的舟楫,但是方向还是不对,因为罗盘坏了…这样你的木筏虽然会动,但是方向不对…

我这几个星期才意识到我的罗盘坏了。我虽然热爱彝族世界,但我本人毕竟是外来的,不是彝人。我潜入了彝族的太平洋那么深,我就根本忘记了过我一般比较喜欢过的生活。后来也意识到不能把人当成舟楫。只能邀请她上你的木筏,一起找路线往前走…但不能让她旁边游泳,不能自己跳水离开她。

还好时间没有那么晚,我还可以完成我的旅途,会我比以前想象成功还多…谢谢凉山,谢谢西昌,谢谢彝人,谢谢妳、你、妳、你、妳、妳、妳和你…方向是对的,舟楫现在不是人了,而是一块儿木头…天气好,又可以开始航行!

西昌,你这个神奇的鬼地方!昨天坐了107路,突然从窗户看到这种十分奇怪的风景。下面看,看起来是川西的繁茂的草原…上面看,看起来是经典的四川的都市。这个地方真的能把这么不一样的环境结合起来成一体哈。两个一点都不沾边儿的世界通过黑洞而造成了这种“风景杂种”…啊粑粑!

我那时虽然想去名店街,但我忍不住下车拍几张照片…下面:塔公草原,上面:曼哈但;下面:攀枝花的格萨拉,上面:上海…这些年头不停地像游牧的流浪在我脑海里草原上。这个地方离市中心没有多远…

我到那座桥发现,除了牛以外还有两个人,放牛的和他的老婆,两个都是彝族…我靠近了放牧的问他几句话:

我:“是你方的牛吗?”

他:“哦哦哦,是的。”

我:怎么把它们放到这个地方呢?”

他:“沿河嘎…”

我:“你是西昌的吗?”

他:“嗯,是的…”

穿着破旧的衣服的放牧者好像没有怎么享受咱们俩的对话,所以问了几句之后我就不问他了。我只是在下午晒死的阳光下站着在那边,享受这个对我来说十分超现实的一瞬间…想来想去,我意识到了有些人就很难会脱离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佩服他们俩的任性!

空中列车、西昌、60亿、荒谬…四个最重要的关键词。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媒体报告(原文:http://www.cditv.cn/mobnews/105/333979.html),我还以为是开玩笑。后来发现事实就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真的需要这种东西吗?我一下子十分生气,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骂中国的话…我不应该这样子,先得冷静下来,然后再想…但那时候确实忍不住


凉山是你们国家最贫穷地区之一。因此,这儿的很多人的素质低,因为他们没有读过书,也没几百块可以让孩子去读初中…艾滋病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贩毒的问题不用说了。有些地区的人按照字面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然后投资集团会投资60亿为了建完全无用的绕着邛海的空中列车…我简直只能问:你们到底疯了吗?


除了上述的问题,这个项目会严重地破坏邛海的生态…到现在生态不是被破坏够了么?加上,我看看其他的类似的项目,如果空中列车项目真的得到当地政府的允许,建了之后几年会是什么样的?我发现,中国人现在非常喜欢新的东西,但是“玩儿够了”之后就不管它们。我觉得这种项目会有类似的结果…几年之后只会剩下臭死的沼泽和没有人管理的,故障的列车…


实现这种项目,就像打每个凉山人的嘴一样。“中国”到底什么时候除了面子意外会把自己的热心肠给自己的公民看看…我感觉西昌的当官的管理这座城市管理得很不错…我希望将来也会这样…


听说看懂了海子的一本书叫《瓦尔登湖》的人都疯了…我真希望我写作有一天会有类似的力量…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5月9日跟小雷坐在邛海海边朗读的)

该死*老外定居在中国的话,免不了生活在一种泡沫里面。而且这个泡沫像洋葱会有好几层啊。


像我现在从凉山美姑县候播乃拖乡到了上海…待几天在山里,感觉美姑县城像纽约。有宾馆,有洗澡,有热水。到了西昌才觉得我在一个城市里面,而且这个城市有我家—不管怎么样,总是会躲避的一个地方。我从西昌到成都感觉到了一个都市。有西式的咖啡厅,以为是一种多样化的地方。但只关于从成都到上海,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突然有感觉成都好小,成都人都差不多。上海还是中国文化方面最多样化的一座城市。好多我的朋友就被上海吸引,过来这里发展。发现上海的彝族也比较多。什么样的人都比较多。


我跟上海的感情哈,绝对不是爱。这个地方明明不适合我的这样的身份。中国的话,我还是觉得成都比较好,成都就是爱,因为爱情里面需要很多妥协…上海呢…上海会当普通的朋友—也不是最好的朋友。还好啊,跟北京相比,起码能成为朋友。


但回到泡沫这件事…我好奇…泡沫不会永远存在,有一天它必须得爆裂…这些我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经我以为我离开之中国之后会找到答案。但我离开过中国已经三次,答案都没有了…泡墙很厚,从里面看不到外面,只能看得到一些影子不停在运动。但问题是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一样的情况。擦墙也没有用…弄一个洞很危险,因为会把两个世界毁灭。怎么办呢?可能只能闭上眼睛,闭嘴而集中听…用想象力。让听到的东西进入你内在的世界看看他们会不会生根…但是要记住…得开放,同时可以任性,可是不能不理性!


*你们看,我是个老外所以我有权利这样讽刺自己。像Ali G (Sasha Baron Cohen)有犹太的血统,所以可以讽刺犹太人**。只有饥渴毕摩有允许叫我“该死的老外”,其他人不行!清楚不!哈哈哈!


**虽然很强烈地讽刺犹太人是比较敏感的方法(特别因为二战的大屠杀),但有犹太血统的人实际上可以拿自己的身份而讽刺。


有一次网上碰到一篇文章,题目为“做生意的毕摩”。我被这篇中文启发,加上我看过杨蕊拍的《毕摩纪》很了不起的一部纪录片,当时在香港弄了一个关于毕摩各个现代角色的博士论文项目 (自己以为是很棒的计,导师也这样认为),想进去香港大学的人类学系读博。结果失败了,我的申请没有通过第一轮,导师无法帮我。后果更严重。。。当时我跟女朋友说好了。考进去两个人在香港,靠不进去无法在一起,就做唯一的理性的选择:分手。。。我爱凉山比韩国多得多,这就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凉山离韩国好远,反正本人也不想在韩国呆着。实在没办法。

这样我就会实现我的梦想:一个人去大凉山学彝语(圣扎方言)。实现了。顺便我打算一年定居在西昌,多多探索神秘的大小凉山。虽然被好多次冠以“间谍”,但这些也不会破坏对凉山和它的诺苏彝族、汉族、藏族、回族等居民的感情。

翻山越岭我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也认识了些敌人。我最好的朋友是美姑吉克家的毕摩。通过他的介绍我懂了很多东西!想起我一年半之前弄过的项目,我对毕摩教和毕摩文化得到了一些新的了解。。。

“做生意的毕摩”文章里面提过毕摩教是一种迷信,毕摩利用这种迷信为了赚大钱。我不同意,我觉得毕摩教是一种天然的科学。但跑到凉山各个地方,我发现了现在有很多假的毕摩。曾经没有人敢这样,因为毕摩是一种特殊的职位,经常跟各种各样的神接触。这样的现象也是社会变化的带标识之一。而且没想到有那么多。

结论呢?第一,如果我被拒绝的项目将来还打算用的话,会加一个毕摩的种类:“假的毕摩”。我也意识到我的项目比我原来想象还难。第二,人和他周边的东西不停地变。而且年龄越大,人和他周边的东西变得越快。

太阳很晒!跟龙目岛就差不多。下课之后我去了市中心取钱 (这个月之内已经第五次,天啊!),顺便去了西昌老城区散散步,看一下。去年西昌政府开始维修这个地方,所以我非常害怕我中国最喜欢的古镇会变成像丽江像安仁的情绪沙漠。“仿古的鼠疫”已经感染了许多中国的古镇。

我到的时候非常的惊讶。西昌政府这段做得很好。古镇的大们旁边有些说明,恐怕维修还没有结束,恐怕许多清代的秘方会被拆掉。但如果他们保留了现状就好了。因为现在的样子我才发现西昌的老城区比我想象还有两三倍大!逛小巷子的时候,往右往左拐,想起来了我的故乡布拉格的市中心。还发现了古井,里面有几条金鱼,水干干净净。

今天我刚好在市中心的路上,要好好看看,摄影。。。

从印尼回到中国我的心情一下子进入了低潮期的阶段。灰色的天空,很多人,而且很吵,脏,素质低。。。空姐门都有非常累的表情,飞机里面像幼儿园。问题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游客都是成人。有一个孩子一直在哭。我还以为他是一两岁,这样就可以理解的。我的老天啊,下飞机我发现这个溺爱的小皇帝有起码十岁。入境检查工作人员很仔细的研究我的护照是否假的。从后面有许多非常着急的人 (原因无知),不停地摩而推我的背。

第二天晚上因为火车票很少,我就买了五点半的卧铺,北京西到攀枝花的火车。我上车的时候发现我的床被很脏,火车的服务员还没有收拾我后来要睡的地方。“自己收拾”喊了服务员,扔给我干净的床套。“脏的不要丢,否则你得付钱”。。。

凌晨两点半才到家,门卫竟然没有锁门,所以不用翻墙。第二天早上了夏天已经到凉山了。我的心情绕了180度的圈儿。Fu*k off China, you are not destroying my mood that easily. 这就是阳光的无法和谐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