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朋友叫他们“英语水蛭”。我刚才遇到过一只。跟老师去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开始说比较好的英语。说了他得开始什么什么,完全忽略我跟我老师在讲话中。我很委婉地跟他说,我不是英语老师,英语也不是我的母语,所以他最好找别人帮忙…


第二天,我去了学生食堂吃饭。吃完饭之后刚好朋友电话来了。突然,水蛭又来了,完全忽略我在通电过程中。挂电话之后,如下的对话开始了:


水蛭:我想练习我的英语。

老外:不好意思,但我现在有点忙。

水蛭:哦,我希望我不打扰你…

老外:你明明就打扰我,我只是用了比较委婉的方式跟你说…对吧。

水蛭:哦…


(沉默)


水蛭:但起码可以练习英语,你现在有空吗?

老外:英语不是我母语,我不是英语老师,明明的没有空,再见。


(走回家了,开始忙我的事)


我的老天呐,这个是什么样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多中国朋友把外国人当成一个工具。“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你可以帮我学英语…”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说这句话的人很明显完全不感兴趣老外是什么样的人,他只想利用和剥削他的语言“资源”。这个是有中国特色的友谊吗?No thanx! 我从来都没有利用我的中国朋友语言知识和能力。我是交朋友为了交朋友,而不是交朋友为了得到各种个样的好处。还好我的那么多中国朋友不是这样子。其他的,拜托你们,请别找该死的捷克人学英语…


西昌学院北校区有一家我喜欢的小买卖,名字为“光明便利店”,而且离我住的地方及爱吃东西的“兰州老马拉面”比较近。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有魅力的年轻女老板的英语能力让我十二分诧异。去年10月30号这位老板生了可可爱爱的女娃娃。这个日子大概一个月之前去了那边买一瓶啤酒,跟老板的妈妈开开心心地聊她女儿的开心的事情。“我觉得会是女的”,我告诉给文雅的阿姨。“不,肯定是男孩儿”,她立刻哈哈大笑地回答。“那咱们俩打赌吧。如果是男孩儿。。。” 我说着话顺便很努力地思考到底打啥子赌。。。“我请你喝啤酒” 阿姨突然喝道了。好吧,就是这样定的。。。

冬天我一段较长的时间都在外面。回来之后终于看到了老板的宝宝。昨天,3月23号我去了光明那边买早饭(苦荞干)和。。。两瓶百威啤酒。当天中午我注意到了有这个美国从捷克偷过来的啤酒品牌,对老板的丈夫说:“哇,你们有这个品牌,我晚上来买。。。”

付钱的时候阿姨说:“十二块,这个啤酒我请你喝。”我都忘了咱们俩打了赌,非常惊讶。“你记得吗?咱们俩打赌了,我输了,所以。。。”我试过反对,但阿姨反对我反对。实在没办法。那天晚上,天虽然有点冷,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温暖。。。中国人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