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朋友叫他们“英语水蛭”。我刚才遇到过一只。跟老师去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开始说比较好的英语。说了他得开始什么什么,完全忽略我跟我老师在讲话中。我很委婉地跟他说,我不是英语老师,英语也不是我的母语,所以他最好找别人帮忙…


第二天,我去了学生食堂吃饭。吃完饭之后刚好朋友电话来了。突然,水蛭又来了,完全忽略我在通电过程中。挂电话之后,如下的对话开始了:


水蛭:我想练习我的英语。

老外:不好意思,但我现在有点忙。

水蛭:哦,我希望我不打扰你…

老外:你明明就打扰我,我只是用了比较委婉的方式跟你说…对吧。

水蛭:哦…


(沉默)


水蛭:但起码可以练习英语,你现在有空吗?

老外:英语不是我母语,我不是英语老师,明明的没有空,再见。


(走回家了,开始忙我的事)


我的老天呐,这个是什么样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多中国朋友把外国人当成一个工具。“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你可以帮我学英语…”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说这句话的人很明显完全不感兴趣老外是什么样的人,他只想利用和剥削他的语言“资源”。这个是有中国特色的友谊吗?No thanx! 我从来都没有利用我的中国朋友语言知识和能力。我是交朋友为了交朋友,而不是交朋友为了得到各种个样的好处。还好我的那么多中国朋友不是这样子。其他的,拜托你们,请别找该死的捷克人学英语…


中国人的钱都花在肚子里,老外的钱都花在路上。这就是很大的区别。罢了!
                             - Jjike Hxabbu

该死*老外定居在中国的话,免不了生活在一种泡沫里面。而且这个泡沫像洋葱会有好几层啊。


像我现在从凉山美姑县候播乃拖乡到了上海…待几天在山里,感觉美姑县城像纽约。有宾馆,有洗澡,有热水。到了西昌才觉得我在一个城市里面,而且这个城市有我家—不管怎么样,总是会躲避的一个地方。我从西昌到成都感觉到了一个都市。有西式的咖啡厅,以为是一种多样化的地方。但只关于从成都到上海,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突然有感觉成都好小,成都人都差不多。上海还是中国文化方面最多样化的一座城市。好多我的朋友就被上海吸引,过来这里发展。发现上海的彝族也比较多。什么样的人都比较多。


我跟上海的感情哈,绝对不是爱。这个地方明明不适合我的这样的身份。中国的话,我还是觉得成都比较好,成都就是爱,因为爱情里面需要很多妥协…上海呢…上海会当普通的朋友—也不是最好的朋友。还好啊,跟北京相比,起码能成为朋友。


但回到泡沫这件事…我好奇…泡沫不会永远存在,有一天它必须得爆裂…这些我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经我以为我离开之中国之后会找到答案。但我离开过中国已经三次,答案都没有了…泡墙很厚,从里面看不到外面,只能看得到一些影子不停在运动。但问题是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一样的情况。擦墙也没有用…弄一个洞很危险,因为会把两个世界毁灭。怎么办呢?可能只能闭上眼睛,闭嘴而集中听…用想象力。让听到的东西进入你内在的世界看看他们会不会生根…但是要记住…得开放,同时可以任性,可是不能不理性!


*你们看,我是个老外所以我有权利这样讽刺自己。像Ali G (Sasha Baron Cohen)有犹太的血统,所以可以讽刺犹太人**。只有饥渴毕摩有允许叫我“该死的老外”,其他人不行!清楚不!哈哈哈!


**虽然很强烈地讽刺犹太人是比较敏感的方法(特别因为二战的大屠杀),但有犹太血统的人实际上可以拿自己的身份而讽刺。


“哎哟,新疆人!” 我到底多少次听到这句话。在地铁里面,公交车里,饭馆儿里。我真的那么像吗?我的中文那么好,还是我的中文那么差?应该是因为我的棕色头发和眼睛和胡子。哦,对了!你们中国人把每个有胡子的人当成马克思。。。

有一天我成功了骗一个无辜的中国人,一个多小时跟他聊了“我们”维吾尔族的风俗习惯,特别是舞蹈和歌曲。最后告诉他我是开玩笑,他十分不高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本人觉得好耍极了。他喊我快去见马克思,我只跟他说这样我只能看镜子里面。。。

今年的冬天,我去了凉山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小镇叫黄草镇。我到那边的时候,天都灰了,开始生雪。。。有些当地人说,我运气好能看到这样的现象,因为这里估计五年都没有下过雪。还有的当地人说我运气不好,因为天冷,第二天可能都困在这个地方因为车子“bbo不起咯”*。

当地人,大部分是彝族,但也有藏族和汉族,让我路边跟他们一起烤火,聊天。我们聊了很多东西。这样的地方的人,他们一般好奇我怎么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去了。了解到我去看土司衙门的遗址,他们连着好奇为什么要看那个几块儿石头,而且里黄草还有7公里的泥土路。“你是不是去那边捡啥子东西。好多人来了这里找土司埋的银子和鸦片,都找不到。” 他们简直无法理解不是对银子感兴趣,而是主要的吸引力位于当地的历史和当地人的故事些。这些,对我来说,是真真的珍宝!

我们聊了半天,突然一个路人开始大声的笑。笑爆了就是。他穿了西装,戴了西式帽子,背了一个小犁头。他的笑着,说着快速的当地彝语,用他的手开始模仿“鼻子高”,“眼睛大”。突然他模仿拿着机关枪,做了“啪啪啪啪啪”的声音,都快笑尿的样子。一瞬间他告别了就失陪了。。。走了。

我问了我周围的人他的意思是什么?我还白痴地想,他是不是跟国外打战超级好耍呢?一个患了气喘的女的笑着跟我说:“没有撒!他只是说你是从电视里像太阳从西方出来的。他看到你在里面拿着枪,很猛烈地打战。所以他特别兴奋。”

世界人类之间误会许多也。

哈哈。。。哈哈哈!

* "bbo"是彝语“走”,“跑”或者“去”的意思。他们这样说是把汉语和彝语杂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