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有些纹身人家搞不懂…但弄什么样的纹身比较好呢?我有三个想法:图案必须是极简的,不然的话很俗。去我想去一个地方叫Tokelau的话,腕子上打算纹一个简单的小船。不能看见的地方打算纹吉克毕摩祖先刻的岩画:彝族最原始的文化的痕迹。因为纹身毕竟是一种痕迹,但它没有独特的内涵的话,也没啥意思。第三个是在缅甸Hsipaw的“Little Bagan”看到一种东西(不告诉你们是啥)。计划就如此,问题是敢不敢纹…😈


“纹身和赃辫:非主流分子的营销标志”

                                               -主流的地球人

这几天跟小米和妮娜在西昌耍,跟这两个人在一起感觉我是个他妈的嬉皮士。谁都瞧着我们的样子,加上妮娜是金发蓝眼睛美女,这肯定也是一个因素吧。谁都说我们三个多么潇洒,多么free,布拉布拉胡说!我想起来了烂袜儿咱们俩生中第二次碰了头时的对话:

她:你是嬉皮士吗?
我:不是…
她:那你是hipster吗?
我:不是啊,当然不是…干嘛?
她:所嘎…吾好意思,我总是会问奇怪的问题…

我们地球族真的需要那么多标签吗?那么多他妈的label…这个人是cool,文艺,嬉皮士,抽大麻的…我们真的那么简单吗?需要多少标签才会尊敬或者直接喜欢一个人?加上…外表到底怎么能表达你的性格呢?不是太虚伪的想法呢?到底怎么分清楚wannabe(但愿家)和真真有自己的个性的人呢?我是不是问好多奇怪的问题呢?

周六晚上姑娘们走了,我在RootsBar一个人喝老挝啤酒,跟蒙自的云南彝族姑娘叫“来了”说了话…我跟她说我为什么来凉山学彝语(她自己不会)等,她愣住了一会儿,把自己的赃辫束缚起来,她的深棕色的眼睛看了我…“Jan,你是我生中认识的人最地道他妈的嬉皮士。”

“我…我不是吧…不…”我就结结巴巴地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当嬉皮士。但是呢…她是对的话,怎么办…好像人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到自己。你的真正的性格你一辈子无法发现…所以呢…怎么能label他人,怎么能label自己呢?哈!

Life on the move, f*ck yeah~~… !实际上…好累!老子好像老了。都是实时写的。

从上海延误的飞机到成都市中心都一点钟了。找到了朋友,拿了我的新的相机,陪他们玩儿一会儿,带他们去吃川大的面。以后两个小时之内去他们住的客栈拿我的东西和赶快去火车北站取我预订的硬座的票。排队的人太多,差点错过火车。火车里补不了票,只能坐着聊天,一点水面都没有,喝了一瓶啤酒,吃的也没有吃。跟周围的人聊天。一个是律师,还有四个学生。最后一个在成都生产苹果平板的彝族男的聊了二战和其他的欧美历史历史。差几分六点到西昌。天气冷。得等Renata和Nina,两个捷克朋友在后面的车,因为他们俩买了票比我早…真的好冷!他们来之后马上到家,洗澡,运气好的话会睡一个小时的懒觉。结果没有睡。收拾了东西,挂了胡子,刷牙,洗个澡,去老马兰州拉面吃东西,坐107路到三亚口,从三亚口到太和,从太和坐面包车到开元乡,Renata这个冬天支教的地方…爬了山,天气变热了,看了梅英华小朋友的家,给她礼物,爬了更多山。下来是打顺风车,打到火把广场,走路到西昌老城区,逛了我喜欢逛的路线,去了西昌的RootsBar,喝一两瓶老挝啤酒,然后杰克来了,买完了酒吧里全部的老挝啤酒给我们喝,还跟他去其他两三个地方。后来打的回家,一触床就睡了。睡得很香。

48个小时之内只睡了三个小时。想起来了我十七岁夏天玩儿的疯狂,连72个小时都没有睡觉。但现在,的确太累了,老了…但还是是一种有魅力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