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最近意识到两件事情。

1) 大部分的中国人一辈子脱不了父母的影响。

2) 大部分的中国人不会游泳。

第一眼看,这两件事互相一点都不沾边儿…但是想有点深,想远之后我发现了这两件事有一定的,密切的联系。

学游泳,你要么需要勇气自己跳水,要么需要人帮你推进去…我学游泳的时候,我老爹把我推好几次。我那时讨厌,没有安全感什么的。但是后来呢,我只能感谢他,我热爱游泳,热爱凉水。

生活呢,我的故事有点不一样。当个独生子,父母虽然从我10岁不在一起,但他们俩不愿意帮我推进去生活。大概二十年过他们给我设计的生活,我就突然跳了。而不是跳到我熟悉的地方。我完全跳到空虚了…不知道空虚里面有没有太虚,有没有底子,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害别人…后来发现…我挑了是我生中最明智的决定…后来也发现了,父母不是不想帮我推…他们叫我游泳时已经推了我好几次。这次,他们俩虽然不在一起,价值观不一样,观点不同…但是我相信他们俩等待我累计勇气自己跳…很有耐心(中国父母一点耐心都没有),这样就表示被动的支持…

中国的父母不会帮孩子推进去水,不会帮孩子推进去生活,也不会有希望孩子自己跳下去。他们的爱情的表达是一直很紧地拥抱着自己的孩子*。外国父母的爱情,对我来说更成熟…他们一般相信自己的小孩子…爱自己的孩子。你爱的人,有时候必须得放,必须让走…这个道理我也是从父母身上学到了。而中国父母,因为多种原因,是那种想拥有有点自私的爱情…

这个算是文化差异吗?毛主席怎么游泳游得那么好呢?只能简单的说:中国人是旱鸭子,我们该死的老外喜欢游泳…罢了!

P.S.: 妈妈,母亲节快乐,我爱你,想死你!

*我知道原因,不用说我不懂中国文化什么的,我只是今天不讲这些。

咱们玩儿一个游戏吧。但这个游戏完全没有什么规则。你会想像这种游戏是怎么玩儿的呢?没有吧。我就举个例子,应该会用你们的好奇心树立一个学习的自信,请看下列:

1) 你去超市买晚饭的配料。但是你离开超市之后,你手里拿着安全套、润滑剂,薯片和士力架。瞧着你的出纳员的眼神真奇怪。

2) 你去布拉格的你最喜欢的啤酒馆只喝一两杯,因为你几天之后有很重要的考试。可是你三天都不回家,因为你在外面遇到了你早就搬到国外的老朋友。加上他快要结婚了,所以你不能不参加他的最后的单身汉派对。最后,因为你没有学习够认真,你就没有考试的压力。宿醉的状态你就去考,果然拿到满分。

3) 你去买到俄罗斯贝加尔湖的火车票。结果你买香港的机票。这次旅途你非常讨厌中国和中国人,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明年你又去中国旅行,这次会基本上的交流。后来你离开你原来读信息技术方面的专业,开始读中文系。八年之后你在西昌学院读现代彝语。

唯一个没有规则的游戏叫“生活”,生活是按巧合而过 (注意:叫“巧合”,而不叫“缘分”,它不喜欢)。但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所谓的“社会”想把巧合束缚起来 (对“社会”来说,“巧合”就叫“威胁”或者“风险”嘛),让人在提前设计的“无巧领土”上而活。但是呢,我们这样越来也想电脑。我这个当流浪IT男的所称呼“不懂事”的小伙子,原来以为电脑程序及此功能越来越像人类的脑瓜子。但我最近才意识到实际上是相反的。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在路上的人。我出去旅游的时候很少弄个战略。我每次都依赖巧合。我每次问自己:“没加入路上没遇到这个这个很了不起的人,没有去那个那个很酷很棒的地方,到底会最终到哪里?” 我肯定我会遇到别的棒的人,我会到一样还是更了不起的地方。没有巧合,旅游完全没意思,都是从A地点到B地点的人式物流,在B地点看这些那些名胜古迹都想一种义务,继续到C地点,一样辛苦。

不要怕巧合,不要叫它缘分 (因为这种缘分是无穷的,所以不能叫缘分了)。有时候得违反被设计的规则,玩儿这个没有规则的,叫“生活”的游戏。如此就能避免成为中央计算机最喜欢吃的菜:穿孔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