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烦冤与平衡

一个人在路上有时候会孤独…但当一个该死的老外在中国,还有“不属于这儿”的那种感觉。到不开发的小地方,全部的一街人会说我,每一秒钟听得到“老外”这个词,还笑着我…这样我有时候很累,也会觉得十分烦冤。孤独,累和烦冤时,我确实会讨厌这个地方。讨厌中国,讨厌中国人…比如今天我烦冤写下来了这几句很难看的话:

“中华民族是一种狡猾的,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方向的民族。因找不到自己的根,故得偷过来世界各个地方的身份而宣布是他们自己的反映…加上,中华民族有所谓的‘苏联情节’,他们以为所有的世界讨厌他们,于是不停地欺负他们,所以他们必须不停地显示硬实力给全世界看。”

(捷克语的原文:“Číňané jsou ulisný národ bez vlastní identity, kterou tak musejí krást všude, kde je to jenom možné... A k tomu mají ještě "sovětský" komplex, že je celý svět šikanuje a oni proto neustále musejí ukazovat svou sílu.”)

但之后…之后我突然找到了那家小小的茶馆儿…我有时候想其实这些地方不停地找到我,不是我找到它们。会理县城的古城小巷33号。我在会理的时间很短,因为晚上还得去会东县…我路过这家小茶馆,里面的人刚好开始对唱,先是女的唱大概十秒钟的部分,男的接着…这样会一直轮流换来换去。我到的时候,刚好是茶馆的女老板(看图)和一个很有魅力的男的玩儿这个游戏。听到这个很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害羞着靠近茶馆的们,听着…

里面的人看到我之后马上拉我进去,给我一杯茶喝,很开朗的老头儿还用扇子让我这样热的一天舒服一点。“今天好热,这样好一点吧”,他笑着说…他们都很想照相,我拍照之后给他们诺言会把照片洗出来寄给他们。他们都十分开心。我在那边待了半个小时,录了半个小时的声音,然后得失陪,因为离开会理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们老年人天天在这儿这样耍,你有时间再来吧,我们都欢迎你!” 一个茶友告别时跟我说…

我的烦恼突然没了,我突然充满了力气,一点都不累。这样的开心的时光让我像电池“充电”…人的身体确实百分之八十来自精神状态,而精神状态来自每天吸收的冲力…但吸收对的冲力需要对的精神状态。真的是一种不停地旋转的盘旋,找平衡很难。但那在小茶馆儿坐着的时刻,这就叫平衡。谢谢你们,我不会忘记!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