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有些日子像。。。在你们的手下面完全关闭。昨天就是这样的日子。见了两个微博认识的朋友,超开心!但是那天其他的事,都非常没有感觉。特别是晚上的从上海至成都的飞行先被延误,后来被取消的。


登机口前台充满了不满意的、不高兴的、茫然的人…“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 他们都欺负了两个前台后面的可怜的美少女,自私的发脾气让自己放松一点。我站在那边,跟两个姑娘试试开心的聊天,但她们俩太紧张,感觉我也给她们麻烦…“发明能控制天气的机器才走,”我给一个十分生气的人反话的答案。他果然没有懂这种我的小玩笑。我想起来了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时代政府有一句话:“我们会命令风和雨”。我脑海里面嘻嘻哈哈地想起了我的这个八十年代的童年…


飞行被取消之后,国航安排了宾馆。坐了巴士大概四十分钟才能到,等了其他四十分钟办全部的手续。外面下冰雹,有暴风雨…


这样的情况其实适合偶然的奇遇…这样我认识了Bob。他是美国Philadelphia人,爱尔兰血统的。他去年到成都,在物流行业界工作。他喜欢中国美女,但他说可怪的事是他每次被她们甩了。“我想结婚,我知道你没准备好。拜。” 第一个说。“我明年去香港,有工作机会,你想不想…” Bob没有完成他想说的话,得到了“拜”这样干脆的答案…中国女的到底什么时候懂了极端的女权主义,哈哈哈!


我临晨两点下来了给咱们俩买两瓶不太冻的啤酒,给Bob买一盒烟。咱们轻松的聊了很多:日常、旅行、他还问我香港如何等等。“哦,还有一件事得跟你说” Bob 说了。“是一个warning…我的脚不可思议地臭!” 这样我就入眠了。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