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听说上海人小气,他们给你吃的份儿好小。咱们吃饭的时候的确是这样。老色鬼说:“跟某位翻译我从来没有吃好吃的,个其他的某个翻译我每次吃的很差的东西,但跟这个柯扬,我每次会饿死!” 我没有反应,我只是微笑着看他的眼睛。我知道他土豪朋友面前拿我吹牛,开玩笑。我知道他撒谎,我们在四川吃喝到快要爆发的样子。这个情况也不是上海人的错,这个肥猪的口味和胃口实在太大了…


我给他点甲鱼之后,茄子来了。很小很小的一盘茄子。我指了它给另外一个土豪说:“在四川,份儿你这个大三四倍,但价格一样。” “但是在四川人们很穷吧,” 他开始说接着:“可能他们那边一个月之内买得起一两次。大上海人有钱,他们每天可以吃。” 他看了刚刚上的甲鱼,然后他的亮蓝的、空虚和疲倦的眼睛又看了我的脸儿,他嘴唇开始动:“你喜欢四川你就在他妈的四川,你这个废物。但我们会在上海…” 哈哈大笑充满了古董秘方的二楼。


你说得对,你这个他妈的精英。我很高兴会退到“我的”四川的洞。你回到你的充满假气和空虚的世界而别他妈的打扰我的安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