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该死*老外定居在中国的话,免不了生活在一种泡沫里面。而且这个泡沫像洋葱会有好几层啊。


像我现在从凉山美姑县候播乃拖乡到了上海…待几天在山里,感觉美姑县城像纽约。有宾馆,有洗澡,有热水。到了西昌才觉得我在一个城市里面,而且这个城市有我家—不管怎么样,总是会躲避的一个地方。我从西昌到成都感觉到了一个都市。有西式的咖啡厅,以为是一种多样化的地方。但只关于从成都到上海,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突然有感觉成都好小,成都人都差不多。上海还是中国文化方面最多样化的一座城市。好多我的朋友就被上海吸引,过来这里发展。发现上海的彝族也比较多。什么样的人都比较多。


我跟上海的感情哈,绝对不是爱。这个地方明明不适合我的这样的身份。中国的话,我还是觉得成都比较好,成都就是爱,因为爱情里面需要很多妥协…上海呢…上海会当普通的朋友—也不是最好的朋友。还好啊,跟北京相比,起码能成为朋友。


但回到泡沫这件事…我好奇…泡沫不会永远存在,有一天它必须得爆裂…这些我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经我以为我离开之中国之后会找到答案。但我离开过中国已经三次,答案都没有了…泡墙很厚,从里面看不到外面,只能看得到一些影子不停在运动。但问题是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一样的情况。擦墙也没有用…弄一个洞很危险,因为会把两个世界毁灭。怎么办呢?可能只能闭上眼睛,闭嘴而集中听…用想象力。让听到的东西进入你内在的世界看看他们会不会生根…但是要记住…得开放,同时可以任性,可是不能不理性!


*你们看,我是个老外所以我有权利这样讽刺自己。像Ali G (Sasha Baron Cohen)有犹太的血统,所以可以讽刺犹太人**。只有饥渴毕摩有允许叫我“该死的老外”,其他人不行!清楚不!哈哈哈!


**虽然很强烈地讽刺犹太人是比较敏感的方法(特别因为二战的大屠杀),但有犹太血统的人实际上可以拿自己的身份而讽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