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参加上海的《象随心生》捷克共和国的当代艺术展览之后,我觉得现在艺术的角色就很模糊…感觉艺术和艺术家就是权贵的布景。

“一个艺术家怎么变成有名的,” 我问了我的客户,收集艺术的富二代。“很简单,有权的人必须得喜欢他的作品…或者得吸引收集艺术的人的关注。你知道吗?艺术现在是进入他妈的高等政治的门票,” 他喝醉的样子在的士里面吹过牛…

我突然想起来了19世纪叫“l'art pour l'art”*(艺术为了艺术)的淫靡运动。那时教育理论这意味艺术是为了人教育服务而已(实际上那时这方面很像中国的文革时代,也很像习主席的最近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态度)。那个时代的艺术家想把艺术释放。艺术没必要有其他的角色,艺术就是艺术而已。现在呢,问题不是教育。现在对当代艺术的态度就是“l'art pour le marché”(艺术为了市场),或者“l'art pour l'autorité”(艺术为了权利)。当代的艺术家就是权贵的傀儡,权贵的玩具,权贵的肉票…

我不喜欢这个高等级的圈子,但我喜欢过艺术家的圈子。但现在呢,他们便车过了一体,彼此舍不得…我好郁闷。我身边能听到Verlaine, Rimbaud, Corbière, Schopenhauer, Maeterlinck, Barrès, Rilke, Wilde和Mann眼泪滴到寒冷陌生的土地上的声音。

有可能不是眼泪,有可能是苦艾酒……

*不限于法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