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十三岁跑到广东去了…后来也去过河南、山东、深圳、东莞等。都是打工。我想呆在这里就出去了嘛。你看,我长得这么丑,没办法…” 去阿苏拉则毕摩的故乡半路上,天气很热,太阳很晒,但我背上的汗水还是是冷的。

“我小时候一直在外面…骑马,跟小伙伴们耍。我们家虽然没有电没有水,但我头脑里什么烦恼都没有。那时没有鞋子穿,但还是觉得很无束,很自由!现在这个时间过了,我快得毕业,负责父亲留给我的负担。”

第一段话是一个还美满二十岁的彝族美少女说的。她作者在她家房子前面,无事可做,到处都是垃圾。第二段话是我西昌学院的彝族朋友昨天说的,下公交车之后陪我吃完饭。

彝族的世界很复杂,彝人的生活无论人有多高文化都会吃苦。但是我肯定一件事:生活不管多么枯燥,童年不应该像美少女的那种。广东,山东等地的小企业,都有责任。大企业像苹果公司也有责任。国家有责任。家人有责任。人对自己有责任。但无论谁有责任,童年绝对不能这样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