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有点不好意思问你。。。但是呢。。。我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呢?” 我的一个彝族好朋友是这样问我的。“我不知道,我应该问问我的老师,” 我给了她这样的答案。

彝文教育有问题,我们都知道的。但是她这样问我就意识到情况多么严重。捷克这个民族和国家也是曾经差一点没了。最可怕的是就是失去自己的身份,融入大海变成一体。有人说这种过程很自然,我做个理想主义者说虽然自然,但是还是可以跳到逆流而努力奋斗。只需要毅力。比如说好奇你的(彝族)名字是怎么写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