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有人叫我"作家",有些甚至叫我"伟大的作家"。其实,我觉得哈我更是故事员。像古代中国的这种神奇职业的人,我也喜欢累计和讲故事,评书而给别人听。我说话的能力比写字好,而且好得很多。我累计的故事不一定是很特别的,很少听的那些像鬼故事一样的词串儿,一般都是日常的,大多数人很容易忽略的小小的细节。我知道,字是需要的。我用字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但我感觉我写下来的故事没有我讲的故事那么好听,被写下来的字缺乏空中飘俩飘去的词的魅力。把故事写下来,他的灵活性突然有限,故事没有以前那么无束,那么自由。这些,我感觉,在我眼中和心中无法变。我只能努力把自己的写作能力提高,所以故事的监狱会增加些广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