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从小时候出去旅游时,我带这条妈妈给我的自希腊克基拉岛的围巾,是她七十年代在法国留学时,她自希腊来的情人给她。我不知道我带了多久。。。估计已经是二十五年左右吧,跟着我去四十多国家。围巾已经破破烂烂的,她上面每一个痕疤有自己的故事。围巾被好多次丢过,每次重新被找到的。她的痕疤被无法数次补过。我是故意的用“她”而没有用“它”,因为她像个人。。。女人!非常体贴的女人。不管被我或者其他人伤*过多少次,跑走了多少次,她每次会回来我的身边。

有一个人**说过:“有这样的东西,我会不带旅游的。我怕会丢,丢就会难过。” 我想了一会儿,说:“我丢的话,我也当然会难过。。。但是丢她就不是这条围巾的故事的一个部分吗?”

* 诶额~。。。原来错别字了,用过“上”这个字,中文还是很神奇!

** 好吧,是烂袜儿说的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