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去年九月去成都找仙任的时候,我坐了从西昌到成都的硬座火车。当时西昌学院很吵,到处都能听得到革命曲的节奏,轮流轮流而响。新生们刚刚过了军训。在列车里很挤,也很热。我联系了彝问,有一个人问了我是不是我老家的文字。

看到了我的小笔记本充满了对很多人来说古怪的文字,有一个小伙子开始跟我聊天。他是一个年轻的汉族,对彝族没有啥偏见,而且对他们的文化十分感兴趣。他说毕摩教并不是迷信,而是“天然的科学”。他,22岁自广安来的帅哥这样说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一个阿姨进入了咱们俩的对话说,宗教肯定是迷信,但是鬼一定存在的,他亲眼目睹了一个。盐源的彝族美女听着听着,突然就打了一盹儿。。。

跟河流一样,我们几个人聊天很轻松,很顺利。一瞬间话题突然绕到了日本。又只有广安的小伙子和我聊天,其他人管自己的事去了。“我学过日语,大概两年。。。” 青年说。“哇,真的吗?你对日本的文化肯定有兴趣吧,” 我很天真地回答。“一点都不是。” 他说。“我祖国和日本有战争的时候,我用到打开他们的肚子,我想跟他们说几句话。。。”

“哦,” 我叹出来了这个一个字,回到我的练习本。。。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