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她每次让我烦,伤心或者纳闷儿时,我有三个方法怎么整理我的感情。

第一,把我的乱的想法写下来在一张纸上。这张纸我会丢掉,但大部分我放到抽屉里。
第二,去运动,让我的心事累死,后来它们不会再起来。
第三,去散步。

那天成都的2月份不太友谊的晚上,我选了第三个方法。。。因为第一第二还是会吃力的,我那个时候很懒惰。我从成都华阳往南边走。走到哪儿就走到哪儿。

走了大概四十分钟的路,我到了一个高级的社区,守它的保安看了我一种很可疑的眼神。几百米往前面走就遇到了另外一个保安。他都睡觉,时间已经超过半夜。多走了大概二十分钟(那地方估计已经不算是成都),突然遇到很超现实的现象。新建的高速公路上的汽车站,两把高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周围谁都没有,只有路灯,马路和草场。我好奇心问了我,为什么这个人,有可能无家可归的中年男人不把自己窝到像高尔夫场一样的操场。

突然我意识到了。他不只是流浪者,而是他肯定也是瑜伽的爱好者。有可能是瑜伽的师傅!

光头,闭着眼睛,两个肩膀上盖着被子,坐着在两个一起贴着的高椅子的中间。那被子原来肯定是湿的,他用他身体发热弄它干的。这个人。。。

这个人肯定已经悟道了!我想求他给我一些生活平衡方面的建议。我靠近他说两“ehm”声。没有反应。“你好”也没有用。几十秒钟之后我意识到他的悟道的程度已经超过这个“红尘”的范围。

我就跟他沉默地告别,稍微叩头表示尊敬。来的路上注意到了一个烧烤车子,旁边有啤酒。我喝了一瓶,跟年轻的夫妻聊天。。。“你们老外非常不靠谱”,小伙子笑着说。。。“哦,原来如此”,我脑海里面跟山一样耸起的一句确认男孩子说的道理的一句话。我喝了一口。“哦,终于悟道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