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周末西昌发生了交通方面的“大屠杀”。周五五分钟之内看到了三个交通事故,不咋个严重。但周六周天都是看到了尸体。。。都是卡车撞到了骑自行车的人。有意思的是我秋天冬天在西昌啥事故都没看到过。是因为天气突然热了吗?谁知道。。。

我几年前在四川安岳的八庙乡,看到过离我大概三米的距离一位老奶奶公路中绊倒了卡车下面,司机已经没办法反应,无法突然停下来。好像老奶奶虽然被压了,但最后还活下去了。

这几天的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特别吓我。。。我没感觉到了啥。难道我已经那么麻木吗?这个我的现象才特别肉麻。我充满情绪的人,怎么变这样子?

这件事让我想。。。在亚洲生命的价值到底多高呢?那我呢?该死的老外的生命价值呢?这儿跟那儿不一样吗?

我当时坐摩的,天已经黑了。我拍着师傅的肩膀说:“请你开慢点儿。。。” 他说:“别怕,我们这里开得很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