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来凉山之后快交了几个当地的朋友。我是话多的人,问问题也比较多。而不是“吃饭了吗”,“最近吃了什么好吃的呀?”这些。。。我经常想了解当地人的生活怎么样,他们有什么烦恼,什么感觉,什么可以批评的,或者对什么东西会感觉骄傲。。。结果呢,许多这些朋友后来以为我是间谍。

真的吗?西昌,除了发射基地意外有啥好当间谍的呢?在发射基地,我们外国间谍已经很多了吧,不需要加这样的话多的我。我突然想起来了一种叫phonemica.net的项目。几个外国的学者和爱好者在这个网站上累计各个小小地方的汉语方言。而是录当地人讲民间故事的,十分萌的一个小项目。中国网民有各种各样的反应:赞,怪,批等。但最常见的为:“这些肯定是间谍”。当然,这么无用的,没啥生产力的网站必须得有其他的作用。

后来我意识到。。。对!对当地人来说,我的确是个间谍。我学无用的凉山现代彝语,经常山里等闲地走来走去,问当地人奇怪的问题。我确实当间谍。。。但是我的老大是还是我自己。或者。。。或者我被啥国家政府机构洗脑了,累计关于彝族文化的敏感的信息。比如说。。。怎么杀鸡,xuán鸡,怎么烤洋芋,怎么唱“Ap jie lop”之类的。可能未来有一天彝族文化会占所有世界的领土。老大肯定很清楚,像我这个普通的杂家和典型的耍家还不知道,但被利用。都是Bilderberg的议程!共谋理论万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