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我曾经是一个十分开朗的姑娘,在我们四合院的小植物园喜欢跑来跑去, 跟蝴蝶玩儿藏猫猫,院子中间的一棵大的树躲阳光。妈妈说我皮肤不要晒太黑,要不然长大之后嫁不出去,所有的讲文明的人会以为我是一个农民。我也喜欢跑到离我们家不远的镜子,看看清爽水里面的小金鱼飘来飘去。听到冰淇淋车的声音,我每次疯狂的跑出来,手里拿着我一个星期之内省的两毛钱买一个雪糕,衙门门口旁边的石狮子后面蹲着吃。嘴巴每次无法擦干净,所以我老妈知道我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她也没有对我说什么,脸上戴着一丝轻轻的微笑。她的脸虽然没有说话,但我明明地听到“你这个可爱的傻瓜”的一句话。时间这样一年一年跑,这些算是快乐的日子。

但是以后。。。以后所有我的小小的世界变了,被外面大世界很猛烈地侵略不放。他们来了。他们说我的世界算是旧社会,不要了,赶快要放弃。现在是新社会繁荣的起点线。。。他们一直这样说的。但是我怎么会离开我的世界。。。我和我的小世界是一体,分开不了。像连体婴,分开的话,咱们两个会死的。我是这样跟他们解释的。他们也不听。。。一直想把咱们俩分开。。。他们让它呆在远的地方等我,同时拉我去开会,参加啥子活动。。。他们给我设计生活很窄的一种框架。。。得穿什么,吃什么,说什么,想什么。。。有一天,我醒来了。。。我意识到了这样的生活我继续不下去。。。我太寂寞了,跟我的小小的世界好久没有见个面。。。我又给他们这样解释,他们也不听。听我说的那些很少的人一直跟我说我很傻。。。新社会对任何人都好。。。你这个不懂事的东西为啥一直反对呢?

他们也无法说好我。。。最后他么用了暴力的方式来推我到他们创造的世界。。。让我说他们做的是对的。。。我一直反对,他们一直逼着我承认我的错。双方一直合不来。。。几年后,我的头发变成了深红色的。。。那时候我们终于得到了妥协。我可以跟我的小世界见面。。。但是基本的要求是他们让我看不到周围快速发生的东西。。。反正我也受不了看看。。。唯一的方法就是把我的眼睛笼罩,他们说。也不够好,我好奇心挺大的,我会偷偷的看。。。

所以。。。唯一的方法是把我的眼睛刺掉。我想了半天,最后同意了。毕竟是我跟我的小世界再一次见面的方法。。。虽然不可以看到它,但起码可以感觉到它温暖的拥抱。必然如此,我就做了。

咱们俩就是躲避在一个黑暗的中国第四级城市老区里面的脏兮兮的角落,等着人或者精神来解救我们。是我们原来的院子对面的地方。院子也被拆掉了,现在等着投资的开发者过来建一个写字楼。跟全国家写字楼一模一样的样子。。。几乎一百年前,有一个老外路过这里。听说他贵姓为Fenollosa... 他也不怎么理我们。。。昨天又一个老外过来拍,很惊讶的样子发现了我们。。。但他只是来一两照片就走了,也没有对我们俩说什么话。。。

所以我们一直等。等着等着等。。。等着凉山里的风刮过来些新的希望。。。一直等着不放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