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从印尼回到中国我的心情一下子进入了低潮期的阶段。灰色的天空,很多人,而且很吵,脏,素质低。。。空姐门都有非常累的表情,飞机里面像幼儿园。问题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游客都是成人。有一个孩子一直在哭。我还以为他是一两岁,这样就可以理解的。我的老天啊,下飞机我发现这个溺爱的小皇帝有起码十岁。入境检查工作人员很仔细的研究我的护照是否假的。从后面有许多非常着急的人 (原因无知),不停地摩而推我的背。

第二天晚上因为火车票很少,我就买了五点半的卧铺,北京西到攀枝花的火车。我上车的时候发现我的床被很脏,火车的服务员还没有收拾我后来要睡的地方。“自己收拾”喊了服务员,扔给我干净的床套。“脏的不要丢,否则你得付钱”。。。

凌晨两点半才到家,门卫竟然没有锁门,所以不用翻墙。第二天早上了夏天已经到凉山了。我的心情绕了180度的圈儿。Fu*k off China, you are not destroying my mood that easily. 这就是阳光的无法和谐的力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