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时间跑得真快。可怜寂寞的时间。。。我最朋友今天过他三十岁的生日。“三十而立”,有这种说法。我把它改一下为“三十而去死”,就是咱们俩当中的一种特殊的幽默。

咱们俩很喜欢一部法国九十年代的黄片叫“Tower 2” (捷克语为:Mrakodrapy II)。轮流轮流看已经好多年。不是因为目视的内容,而是因为很傻的,很特殊的,非常撇的捷克语的配音。咱们俩经常会引用里面出现的一些奇怪的句子,粗枝大叶的语法结构等。这就变成了咱们俩的密语。

“Levák”是典型的啃老族,也像四川经典的月光族。他去年终于遇到他喜欢的女的。Krásná Sprostana也喜欢引用Mrakodrapy II。有可能这个是Levák迷上她的一个主要的因素。真有缘分!

老兄,我写了几句祝福话给你。因为你超级笨,我用两个世界官方语言而写:藏语和彝语。彝语肯定不对,因为彝族人不怎么过生日。藏语肯定也不怎么对,因为我问的放牦牛的人也不怎么会书面的藏语。中文我不写了,对你来说太容易懂的。我还记得你2006年的时候跟我一起开始学中文,那时你的中文比我好。实际上你是很厉害的一个傻逼!

哥们儿,干杯!Naxicht!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