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有人只有一个,有人只有几个。有可怜的东西些一个都没有,也有人有很多,说自己很累,关注不了他们。我说的是“最好的朋友”,(铁杆儿的) “哥们儿”,也可以叫“知音”吧。

她的最好朋友到之后,我就开始想我的最好的朋友到底是谁?我2009年起基本上都在路上,很难跟这些人接触,沟通,见面。我们曾经很密切,但我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不像,精神距离越来越大。我一会儿就很深地思考,“最好朋友”这个说法,后来这样会不会变成一种空虚的签条,一个我们只在冬天季节喜欢戴的帽子呢?

我一会儿思索出来九个人,对我生活影响最大,对我很重要。只是下列名字的顺序不重要。

1) Vráťa (a.k.a. Albrecht K. Smuten),初中认识的,典型波希米亚风格的人,多才多华,曾经经常打架。没有读完大学,用他自己说的话,“没意思,老师们都talk bullshit。

2) Levák (也叫Jan),高中毕业之后开始多多沟通,以前我觉得他是骄傲地的狗儿子。俄罗斯血统。读过同时法律和经济方面的两个大学,修辞特别好。跟Vráťa也是很好的朋友。

3) Kíťa,高中认识的,我的(女)神(之一),还好梦想没有成真。照顾朋友特别好的一个美女,正在在加拿大,读建筑学的博士。跟Levák和Nora也是超级好的朋友。

4) Kuba (罗彥),大学中文系认识的,内向的外向人 (或者要叫“外星人”?),特别聪明,高中之后考进了八个大学。有时候过滤,没必要地悲观。Václav (苏大帆),跟Kuba同样的时间和地点认识的,超级乐观,个子高,高能力的一个人。他有三个个子一样高的兄弟。我凌晨三点出问题的话,他回来帮忙。前年娶了他的可爱的女朋友,她去年给他生了很萌的叫Nina的宝宝 (女儿)。我大部分的时间跟此两位朋友同时在一起,而且他们的性格互补,所以我把他们俩塞在一起。

5) Katka (佳佳),我的同居,大学认识的,越南捷克血统,会汉语和韩语 (就是不会越南语) 的善良美少女。喜欢喝红酒,做饭特别好吃。

6) Nora,我前女友,在一起的时间几乎五年上下,在她的酒吧认识的,说话非常直接的一个自加勒比海岛来的工作狂。有时候糊涂,但人心特别好。

7) 佧彼得 (táta Petr),我爸爸。我父母离婚之后,每个第二个周末在一起玩儿。教了我穷游,开摩托车,跳水等疯狂的东西,我教了他汉语。超级认真的学生。他从某一天不太喜欢Nora。现在我在外面,Kuba当他的老师。

8) Lída (máma),我妈妈。跟我爸的离婚对她非常有伤害。但她是一个伟大的女的,他每次会“起死回生”。跟我冲突多,但后来他一直会尊敬和支持我的选择。她是很累的,同时很了不起,十分难得的一个人。

9) Sunim,前女友,川大宗教系的博士。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经历过很多痛苦。有些方面她是我人间关系的老师。

这些人我各个生活阶段进入了我的世界。他们当中起码有两个的世界被我侵略的。我思考上述的问题的时候,想起了这些人。我意识到了,虽然无法经常见面,我们都跑到地球的各个角落,我们都长大了,变成熟了,同时也变傻了。我们的先后顺序不停地改变,特别在像今天的特快生活节奏。男女,比我小比我大都有。我知道我随时会叫这些人来帮忙,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站在他们身边,无论我们之间的地理及精神距离多么长。。。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说,她生中接了很多非常好的朋友,也可以叫他们“最好朋友”。她说她生中的人特别多,她很累保持联系,所以一些邮件她无法回复。但是她也说了有几个人,无论他们两三年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话,可是他们潜意识里互相知道彼此存在。所以呢。。。“好朋友”,“最好的朋友”,“哥们儿”,“知音”。。。每个人有自己的解释法,这些范畴实际上是很浮动的。

比如说我。。。我正在等待第十个人。。。我脑海后面有感觉她 (或者是他?它?!) 应该快到的。我会努力不让这个人离开我的这个小天地,会努力了解此人的宇宙里面的,亮亮的千奇八怪星系的每一个小旮旯儿。我喜欢“10”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它同时代表everything和nothing。快过来哦!达到十个之后。。。再说吧!;)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