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找一座历史几乎快五百年过黔北大渡河的桥,找到了安静的水面。天凛凛,温度低,还是忍不住拖鞋子去泡一会儿脚。虽然桥被水库区吞下去了,贵州彝族的母亲河驯服了,但历史的灵魂还是飘在空气里,躲避在水面下。永远都不会离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