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依阿莫山的怪物

流浪混子碎片化的小想法
话多就直接说
www.karosh.net

空中列车、西昌、60亿、荒谬…四个最重要的关键词。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媒体报告(原文:http://www.cditv.cn/mobnews/105/333979.html),我还以为是开玩笑。后来发现事实就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真的需要这种东西吗?我一下子十分生气,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骂中国的话…我不应该这样子,先得冷静下来,然后再想…但那时候确实忍不住


凉山是你们国家最贫穷地区之一。因此,这儿的很多人的素质低,因为他们没有读过书,也没几百块可以让孩子去读初中…艾滋病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贩毒的问题不用说了。有些地区的人按照字面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然后投资集团会投资60亿为了建完全无用的绕着邛海的空中列车…我简直只能问:你们到底疯了吗?


除了上述的问题,这个项目会严重地破坏邛海的生态…到现在生态不是被破坏够了么?加上,我看看其他的类似的项目,如果空中列车项目真的得到当地政府的允许,建了之后几年会是什么样的?我发现,中国人现在非常喜欢新的东西,但是“玩儿够了”之后就不管它们。我觉得这种项目会有类似的结果…几年之后只会剩下臭死的沼泽和没有人管理的,故障的列车…


实现这种项目,就像打每个凉山人的嘴一样。“中国”到底什么时候除了面子意外会把自己的热心肠给自己的公民看看…我感觉西昌的当官的管理这座城市管理得很不错…我希望将来也会这样…


听说看懂了海子的一本书叫《瓦尔登湖》的人都疯了…我真希望我写作有一天会有类似的力量…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5月9日跟小雷坐在邛海海边朗读的)

哎呀,最近我存数据空间快没了,好有压力。加上,到哪儿把数据备份呢。今天花了两个小时在买合适的设备,花了另外一个小时跟父亲沟通各个网站“注册了没有”的事。因为手机没电,花了四十五分钟找而用电子插口。花了一个小时把我录的waw转换为mp3,后来花了一个小时把mp3剪接…另外一个小时花了写邮件。5个小时45分钟…外面天气那么棒,但时间都到晚上了,感觉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我的数据到底放到哪儿啊?!应该去淘宝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硬盘…估计会花起码一个小时…写这篇短文花了五分钟…谢谢文明!他妈的谢谢你给我这么多元的压力…


“纹身和赃辫:非主流分子的营销标志”

                                               -主流的地球人

这几天跟小米和妮娜在西昌耍,跟这两个人在一起感觉我是个他妈的嬉皮士。谁都瞧着我们的样子,加上妮娜是金发蓝眼睛美女,这肯定也是一个因素吧。谁都说我们三个多么潇洒,多么free,布拉布拉胡说!我想起来了烂袜儿咱们俩生中第二次碰了头时的对话:

她:你是嬉皮士吗?
我:不是…
她:那你是hipster吗?
我:不是啊,当然不是…干嘛?
她:所嘎…吾好意思,我总是会问奇怪的问题…

我们地球族真的需要那么多标签吗?那么多他妈的label…这个人是cool,文艺,嬉皮士,抽大麻的…我们真的那么简单吗?需要多少标签才会尊敬或者直接喜欢一个人?加上…外表到底怎么能表达你的性格呢?不是太虚伪的想法呢?到底怎么分清楚wannabe(但愿家)和真真有自己的个性的人呢?我是不是问好多奇怪的问题呢?

周六晚上姑娘们走了,我在RootsBar一个人喝老挝啤酒,跟蒙自的云南彝族姑娘叫“来了”说了话…我跟她说我为什么来凉山学彝语(她自己不会)等,她愣住了一会儿,把自己的赃辫束缚起来,她的深棕色的眼睛看了我…“Jan,你是我生中认识的人最地道他妈的嬉皮士。”

“我…我不是吧…不…”我就结结巴巴地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当嬉皮士。但是呢…她是对的话,怎么办…好像人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到自己。你的真正的性格你一辈子无法发现…所以呢…怎么能label他人,怎么能label自己呢?哈!

中国人的钱都花在肚子里,老外的钱都花在路上。这就是很大的区别。罢了!
                             - Jjike Hxabbu

“我觉得诗不能评价,只能对话。”

                                               - 张玉恒

我妈妈说我三岁的时候在我们里布拉格四十公里的农家乐“写”了我第一首诗。后来这样脑海里面写了好几十首…内容和押韵我都不记得,但我肯定脑子里面的宇宙肯定存的。人毕竟只能用7%脑子的能力。

我初中高中继续写诗。那个时候喜欢玩儿电子游戏,所以一点都不重视写作。我写的都是客厅上必须得写,百分之很多的时间我的到了老师的很好的评价。我的写作被几次变成了学校的精选。我都不管。那是我在我电子虚拟世界,完全不管事实…我到现在不太懂我的成绩怎么会还可以的。后来我发现“酒、女子、歌咏”*,我找到了事实,但跟写作完全失去了联系…

十几年之后,有一个老朋友说:“你为什么不把你在中国经验的东西写下来成一本书”。我说“好了”,一秒钟之后就立马后悔。因为很麻烦嘛,加上我是一个很懒惰的努力人。出版一年之后我在一个捷克主的全国媒体里面被称为“作家”。主编可能写错了吧,因为我不是作家,我只是“流浪的混子”。后来,好多朋友就笑我,叫我“K作家”等。肯定是因为他们羡慕我伟大的名声吧…

后来见到和疯狂爱上了烂袜儿…我现在不知道我这样后来会不会后悔,因为过度的事情,包括感情,按照中国传统的思想是不好的。情感过剩人对世界无奈的宣泄…可是我接烂袜儿最近经常说的话:“我不知道嘛~”。我肯定一件事…她开玩笑地把我称为“伟大的作家”,或者“未来伟大的作家”。我她身边写了几首诗**…她的存在肯定启发了我。不管后来怎么样,这就是一种无法否定的事(实)。

我前几天爬大凉山西昌的泸山时,我很费尽心机地试试从脑瓜子里抽出一下我这次来中国之前到底什么时候写过(捷克语的)捷克语的诗。几十分钟的结论为“十二岁”,就是几乎二十年前。

那天周六的晚上,阳光刺到我的眼睛和脸,让我皮肤变彝族色的…多好!我一个小时之后到了山顶上的了望塔,发现上面有麦克风,有音箱,除了我没有人…我是特别讨厌KTV的人,但那天我放了自己的音乐之后,做了一些说唱、 slam poetry、freestyle…这个力量是到底从哪儿来的?!

后来我发现,可能是从那个93%用念头摸不到挖不出来的脑子里自然而露出来的…太阳啊***,这个黑洞还隐藏着啥子东西呢?对啊,念头脑里飘来飘像心里身边的万物不停地流动…

下去的时候我像个猴子跳来跳去,突然两只恶劣的猴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拿了棍子。一只爬上了一课树,从上面威胁我。我用棍子给它一个bitchslap就好了。但这只猴子可能完成了我那天“打开潘多拉盒子”的过程,因为:

诗人不是人
不是你
所谓的“诗人”
是你周围被散的
细节、事实、梦想、幻觉的碎片
“诗人”就是能够看见而收集它们的潜力
你不是诗人
你只是观察人士
你只是各个世界的世界学家

能评价吗?肯定能吧!屎!

那天晚上,我给Verlaine和Baudelaire干一杯绿仙,一小杯苦艾酒…那天晚上在西昌碰到了巴布亚新几亚的人,布干维尔海岛的…我一下子想起来了Mr. Pip电影…我意识到西昌的街头都充满三角梅(Bougainvillea Spectabilis Willd:本海岛的一朵美丽的花)…是迹象吗?“我就是不知道嘛!”

P.S. 穿着川大的T恤是一种怀旧…

*捷克语的一个成语,形容玩儿得疯狂

**不管张玉恒跟我说的那句话,我还是觉得应该叫“屎”

***彝化的汉语

像深海乌兰的天空

吐出来了第一颗星星

乌蛮和白蛮深呼吸之声

变成了风的押韵

但风没有刮

过去的风速不同

风的方向转东边去

远方的狗些

吠吠地突破了沉默

沉默立刻把它们吞下

鞭炮听不到

那颗星星

为大自然第三眼睛

为宇宙的屁眼

为我心里的黑洞

从这儿虽然亮

从那儿一亮光都看不见

只有黑暗

龙头山的老鹰

眼睛里有它的映像

今晚

它们都守夜

不让我入眠

上海的“国际饭店 (Park Hotel)”:城市的骄傲,上海的最贵的低等的酒店。

真不便宜,这个鬼地方好神奇。房间一千多块,地毯充满了指甲,烟头痕迹等。天黑之后,饭店前有几个人吸引着外国的客人:“嘿以,米色特,米色特,格尔,格尔…万特不万特?” 里面前台的人完全不管,酒店的名声好像不太重要…

守门员可以帮你叫车过来,但价格方面会骗你。一次叫车过来,他会自己拿几乎两到三百块的“叫车费”。

宾馆没有无障碍道,所以残疾人没办法自己进入里面。不够糟糕吧。最糟糕的是有这样的人来,酒店的员工也不管。所以残疾人只能依赖家人。家人老了怎么办?幸好旁边有刚刚在房间里脱了西服穿了短裤和Vans鞋子的该死的老外…

真的是四星宾馆吗?真的吗?!按照哪个标准呢?都是因为匈牙利/斯洛伐克老外建筑学家László Ede Hudec设计的吗?唉…拜托!高等生活…高等你妹!凉山周美姑县的一百多块的嘎哟啦酒店比这个“仿讽”好得多!What a shithole!

有时候想…拜金到底有啥子意义……?

我在梦里爱着你,你知道吗,我所知道的是结果是这样的,你转过身说让我忘了你,我害怕我们的情像雨一样下了就看不见再上去了,我害怕我们爱像雪一样面对刺眼的阳光融化在哪大海里,我害怕你,害怕你生气,我害怕你,怕你不快乐,只是梦而已啦,爱和情而已。

Jjike Hxabbu
吉克哈布

行走在路上,习惯与孤独常伴。。。还听说过孤独的人很优秀。实际上,我最近发现了,自由的人很孤独。自由很棒,但同时很危险。因为自由的空间太大了,很容易迷路,不小心就很容易丢自己的身份。自由实际上很空虚,像瑞士的山一样:漂亮,干净,差一点完美,可是。。。到底缺乏什么呢?可能缺乏些缺点,痕迹。。。这样才差一点点完美。。。

绝对的自由很难管理,更难控制。

年龄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内向。今天才发现了。我是最喜欢没有安排的时间,可以瘫着看书,发呆,乱想东西…但同时发现,我还会被拉到外向人的世界,耍得开心,出头露面。。。但这个是暂时的,后来我每次得回到我丰富内在的世界。

所以我说
没有安排没关系
有安排也没关系
灵活地接受自己
不停地变更好是必然的
多样化重要
适应能力为主

和我和我和我
能克服所有的一切
所以
来吧
一起孤独
一起优秀!

到一百年的孤独还剩下了68多年…追求孤独优秀的“差一点点点完美”。